查看: 8708|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22年资深记者告诉你,如何当一个“牛”记者?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9-4-2 14:3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彭嘉陵  传媒茶话会
她认为,成为“牛”记者,不仅要受到新闻界认可,更要受到经济界、各行业重视。

她前后跑过七大行业(有的同时进行),用22年记者编辑生涯凝练成《如何当一个“牛”记者》上下两册书,讲述如何做一名“牛”记者的秘诀。

她是原人民日报社高级编辑(记者)、中国船舶报社常务副总编辑、中国信息报社总编辑,2012年被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评为“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的彭嘉陵。

对于今天的年轻编辑、记者和新闻爱好者来说,这位新闻界前辈在2011年出书时写的《自序》中的心声,仍是一篇不可多得的新闻从业经验之谈,《传媒茶话会》特节选部分供大家学习借鉴。

在《中国船舶报》的切身感受,让我改变了不出新闻类书籍的初衷。现在我认为,把自己20多年的采编工作经验写出来,对行业报编辑记者通讯员、地方媒体记者和综合性大报的年轻编辑记者,应该还是有一定借鉴和参考作用的。

这样,我把书定位于实用性、可操作性,不太讲求理论性。因为,有关新闻专业的各种教材里,关于新闻采编的理论都是一套一套的,别人总结得很好了,我没必要再重复这些理论。而且,新闻学是实践的科学,虽然也有理论,但谈不上有多高深,不必故弄玄虚。

靠什么立足?半生心血采写深度报道

我在人民日报当记者22年,大约写了130多万字的文章。整理这两本书时,自己也吓了一跳。虽说不是最多产,也算高产记者了。这么多字的文章不可能全部收录进来,主要收录深度报道、言论、特写等文章。当然,有些广东快乐十分为了说明问题,也收录了一些消息(比如会议新闻一章),但数量较少。写消息虽然也是一门技术,也要讲技巧,但相比之下,多数是别人的东西,有些甚至就是文件或报告的内容,记者只是选择角度的问题。而深度报道、言论等,则大多是记者自己思考、归纳、总结的东西,算得上是“自己的”。可以说,我在人民日报当记者,就是以采写深度报道见长,因此我愿意把自己所长展现出来。

说真的,为了写这些报道,花费了我前半生的精力。常常是吃不香,睡不好。我跑的这几个行业,大多是传统行业,没有多少即时性的新闻。而有的年轻记者,刚来报社不久,就要求领导安排跑比较出新闻的新兴行业,被公认为比较“肥”的行业。每年年终统计,我的稿件得分在部门记者中均偏低,无论我如何努力,分数总是赶不上跑新兴行业或热门部门的记者。这也使我每月的奖金收入低于别人。没办法,只能多投入一些时间和精力,精耕细作,把“薄田”尽可能种好。

我想,对于传统行业,虽然不出即时新闻,但仍然有许多值得关注的东西,这些东西不是现成的,要靠记者自己去挖。因此,只有在深度报道上下工夫。

作为新闻人,我热爱记者这个职业,总想把自己分管的这几个行业的新闻采写到最好。尽管这不可能做到,但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尽力了。每年的统计,我的深度报道都是名列前茅,获奖作品也靠前,特别是获三等奖的作品较多(一等奖由部门推荐,一般推的是部门策划的大家共同参与的系列报道,重点选题,这样大家都有份,否则只有一人获一等奖。因此,单独一篇获一等奖的较少。而二等奖则大多由没评上一等奖的占领了),最近10年,我获三等奖的作品达到27篇。这些作品大多是我自己选题采写的。

不过,写一篇深度报道所花费的时间精力,往往超过写三五篇消息。人家消息写得多,轻轻松松得高分。

要写好深度报道,就要琢磨、思考,要找题目,选角度,找题材。采访会议,别的记者拿上材料就走;我一般都要听到底,全神贯注听人家讲话,寻找可以深挖的线索。别的记者一般写一篇消息交差,我尽量写成两三篇(消息加深度报道或言论)。一旦一段时间要采写有份量的稿件了,特别是采访得差不多,准备动笔了,我肯定失眠无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构思稿件的标题、开篇、结构、小标题、每段主要内容、细节……失眠成为我的生活常态,让我痛苦不堪。多年以来,我一直面容憔悴,瘦弱不堪,人人见了我都会说“你怎么又瘦了?”其实我很不愿意听到这句话。

因此,可以说,选编到书中的这些作品是我的心血之作,也是对我前半生新闻生涯的总结。

现在想来,人家之所以还比较喜欢我的文章,应该说也是因为这些深度报道为他们释了疑,解了惑,回答了他们想要了解的问题,澄清了一些模糊不清的认识。他们看了觉得有用,甚至“过瘾”。那么,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的心血没有白费,我的付出值得!能够在读者心中留下那么一些值得记忆的东西,作为一名普通的经济记者,值了!

如何做一个优秀的记者:

勤奋、敬业、爱岗、奉献,社会责任感

回头想想,这些年之所以能够写出一些受到读者欢迎的有份量的文章,关键在于自己比较勤奋、敬业,热爱新闻工作,乐于奉献。干记者这一行,不需要太高的学历,也无需太深的学问,关键是实践,要热爱,要钻进去。人常说干一行,爱一行,其实,应该是爱一行才能干好一行。我自认资质平平,学历也不高,在人民日报众多记者里面也属一般,但我在新闻职业生涯中,一门心思为写好稿件,20多年几乎只想着干好写稿、编版这两件事。

虽然只分到了“薄田”,但心底总有一份责任:要把它们种好,尽可能结出最好的果实来。不仅不能让有价值的新闻从自己身边溜走,还要尽量挖出深层次的新闻内幕来,多写出深度独家报道。正因为此,我常常茶不思,饭不想,苦思冥想;正因为此,我往往不计较“投入”和“产出”比,宁可少拿点分数,少得点奖金,也要多写点有份量、有留存价值的东西。可以说,这与当下一些年轻记者为稿费而写稿有本质区别。

为了写好稿,我不得不经常出差,到一线去采访,平均每月出差二三次。有时出差时间很短,因而采访安排得特别紧,一个又一个的采访不间断,常常要到深夜。每次回来,我都会带回厚厚一本采访笔记。这些都是我获得的第一手的写稿素材。一直到我离开人民日报,44岁了,我仍然战斗在采编一线。每年有1/3左右时间到外地采访,1/3左右时间在北京采访,1/3左右时间在写稿或编版。

但现在有的记者,急功近利,自己不愿去基层采访,不愿下苦功琢磨问题,而喜欢在网上搜寻别人报道过的东西,东拼西凑,把它们综合起来,就变成了自己的“文章”。说真的,这样的记者,没看见他们写出什么像样的报道来。这样的记者并非人民日报独有,后来我在中国船舶报也遇到过一些。这种现象对于新闻界来说,是很不好的现象。对此,《行业新闻采编实务》一书第一章《如何当好行业记者?》第一节里有专门详述。

此外,有的记者,刚毕业没两年,就想着当什么主编,他们沉不下心来认真写稿,成天拉关系,找门路,在领导面前转悠,拍马屁。但一到评职称时,他们却拿不出像样的作品来。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多数评委还是正直、公正的,他们认作品,看贡献。没有好作品,就是不投票。

这种现象更非人民日报独有。现在新闻界有一种很不好的风气:记者官员化。而有的报社在改革中却提出,要提拔重用年轻人。这就让一些只当了两三年记者的人当上了主编或编辑,他们自己写稿还不太纯熟,就开始编辑别人的稿件,或指挥老记者写稿。其结果是本末倒置,老记者好端端的稿件被他们改得面目全非,有的年轻编辑还自以为改得精彩,暗自得意,到处吹嘘。殊不知,由于曲解了记者的意思,采访对象多次来信来电提出尖锐意见。

这是一种极度浮躁的风气,对优秀记者的成长十分不利。一方面记者的好稿出不来,另一方面,记者不愿认真写稿了,心思花在讨领导欢心上面。特别可怕的是,有经验的记者都转行当官去了,当不上官的优秀记者不得已另谋出路,甚至调走。长此以往,报上哪还有真正有份量的文章?这将是一个报社莫大的悲哀。

一直很怀念人民日报过去的好传统、好作风。老记者、老编辑们认真采写、编辑的精神,至今令我十分难忘。他们长期以来以写好稿、编好报为己任,有的一辈子当记者,给官也不要。他们认为写稿是第一位的,当官影响写稿。但这样的风气现在已经不再了。

成为一个“牛”记者

不仅要受到新闻界认可

更要受到经济界、各行业重视

从某种意义上说,能够写出一篇篇的深度报道,是一个记者“牛”的表现。

在当今社会,相比于电视节目主持人、记者,平面媒体记者不太知名。20世纪90年代以前,新闻界还是有一些名记者、名编辑的,但随着社会的变化,传媒手段的越来越多样化,可以说,全国知名的记者几乎没有。即使是多次获得中国新闻奖的记者,在社会大众眼里仍然“面生”。不仅我这个新闻圈内人不太知道哪些记者知名,社会大众更是难以数出几位记者的大名。

这主要不是记者的原因。其实很多记者很努力,很勤勉,为了采写到有价值的新闻,有的深入艰苦的地方采访,有的认真钻研问题,有的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他们确实也写出了一大批质量高、有社会影响的作品,但由于新闻作品的“易碎性”,很快就被人忘记了。人们也许记住了作品,但可能不太关注是谁写的。

但是,在一定圈子内,有些记者还是蛮有知名度的。比如在新闻界的一定范围内,或者在某个行业内部,经常写出有见地的文章的记者,还是颇受该行业上下和跑该行业的“圈”内记者认可的。也许,这样的记者不能算是名记者,但我认为他们应该算是“牛”记者。

我认为,“牛”记者的“牛”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同一个题材,别人写一篇消息,“牛”记者能写出深度报道或言论;

  2.别人只采访得到面上的东西,“牛”记者能挖掘出深层次的原因,包括采取各种可能的采访手段;

  3.写出的文章对社会有一定影响,受到社会高层关注;

  4.写出的文章受到业界重视,成为争相传阅或口碑相传的文章,甚至多年后还有人记起某记者写了篇什么文章;

  5.受到企业认可,受到企业老板尊敬和善待,获得其他人得不到的专访机会,甚至与有的老板成为好朋友。离开多年以后,还会被人常常提起;

  6.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出的问题专业、深刻、有针对性,常被主办方邀请就坐前排。一旦某次发布会没提问,也会被点名。

可以说,“牛”记者就是大腕记者,是记者“圈”里的“腕儿”。不仅仅在报社内部、在新闻界受到领导和同行的认可,更是在某些特定的受众中具有一定影响。

当记者时,我前后跑过多个行业:轻工、化工、纺织、服装、煤炭、安全生产、船舶等七大行业,(有的同时进行),写了不少文章。我一直努力成为一个“牛”记者。

采好经济新闻,当好行业记者

相比于社会、政法、文化、科教、文娱、体育新闻等,经济新闻不容易写好,稍不留神,就会写得枯燥乏味,成为数据的堆砌,材料的照搬。但如果写得好,经济新闻是最有可能写出深度来的,也是纸媒与其他传媒相比最具竞争力的新闻产品之一,同时也最能体现记者的水平。不过,这需要下苦功夫。

因此,要当好一个经济新闻记者很不容易。它不仅要求记者有一双善于发现新闻的眼睛,更要求记者有一个勤于思考的脑子,还要求记者有一副好的身体,能够经常到一线去深入调查采访。

在20多年的记者生涯中,我绝大多时间在采写经济新闻和行业新闻,在这方面有一些实践和探索。现在,我以自己采写的深度报道和言论作为例子编写成两本书:《经济新闻采编实务》和《行业新闻采编实务》。当然,经济新闻和行业新闻在概念上有交叉,应该说行业新闻也是经济新闻的一部分。不过,我这样区分,一是因为数量太大,需要分开;二是重点总结行业新闻的采编实践;三是把经济新闻定位为相对宏观、综合性的新闻,而把行业新闻定位为相对中观和微观一些的新闻。

关于行业新闻,这里多说几句。我越来越认为,随着报刊业的竞争加剧,随着互联网的快速普及,综合类、都市类报刊会受到一定冲击,有的可能存在生存危机,但行业报刊会因其特定的读者需求而生存下来,甚至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会生存得比较好,在报刊业市场中占有其应有的地位。

行业报刊有自己专属的读者群,是其他媒体不能替代的,有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有其生存的空间。目前全国有80多家行业报,还有为数更多的行业刊物,在报刊业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总体经营状况比综合性媒体好一些。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它们会以电子发行(网络版)的形式出现,但它们肯定不会消亡。因此,如何进一步搞好行业新闻报道,是值得好好研究的一个问题。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老记说事”

编辑 | 宋婧

茶粉们知道,周一至周五的每次推发文章后面,我们有个免费赠书活动。我们动过念头想让编辑部买一些《如何当一个“牛”记者》与大家互动。可彭嘉陵老师说,书已经出了七八年了,不知道出版社还有没有,而她“自己手里也没留几套”。

身为传媒界资深人士,嘉陵老师在出不出书上有过纠结,最终她改变主意决定出。用她的话说,“用一年半总结22年,不冤枉,值得”,这是“既为自己,也为后辈”。可以见出,她对这个行业爱得真挚。正因为前行的媒体人有这份深情在,行业薪火相传的希望就在。

新闻界老前辈艾丰老师是她在人民日报时的“头儿”,看了书稿后第一个感觉是“出乎所料”,说“可以为各类记者的各方面业务提供参考”。我们认为这已经是一个很高的评价了。同时,艾老肯定了老部下写的新闻“不藏锋芒,也不避锋芒”。理由是“如果什么事都十分圆滑,面面都不得罪,还有什么有冲击力的新闻作品呢?”

我想,这对今天的新闻人同样极具指导意义。

当过记者的人都知道,跑线有热线和冷线之说,类似于嘉陵老师提到的“热门”行业和传统行业。一个记者能将热线跑好固然不错,倘若一味将心思放在抢热线跑上,会让人瞧不起。而像嘉陵老师一样能“将冷线跑热”、将“薄田”种好的记者,这就是真本事,这样的专业水准和职业态度一定会赢得同行的称许和采访对象的尊敬。

立志做记者,就要有职业荣誉感。

《传媒茶话会》总编辑:陈银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